生物黑客宣言|正规黑客在线接单qq

继续跟踪了昨天提交到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心的社会与基因学研讨会上的文章: “丧失公民公共参与的大生物学时代?”

编写生物黑客宣言是受到了Eric Hughes的”一名电子黑客的宣言”的启发.

科学素养是一个健全的现代社会的必需元素.科学素养不是科学教育.一个受过科学教育的人可以明白科学;而一个具有科学素养的人则可以为科学”做”一些事情.科学素养可以让所有的人成为很多方面的积极贡献者比如关注他们自身的健康,食物,水和空气的质量以及一切身体与这个复杂世界交互的事情.

过去的几百年里神奇的社会进化历程让教育得到了普及,但同时,曾经盛行的公民科学已经濒临消亡.谁是20世纪的Benjamin Franklin, Edward Jenner, Marie Curie or Tho ** s Edison? 或许他们是Steve Wozniak, Bill Hewlett, Dave Packard or Linus Torvalds(Shawn:怎么能没有RMS, Linus只是个工程师, 而大胡子是真正的哲学家) — 但他们的工作领域比起自然哲学家的确太过于狭窄.公民科学遭受了多元性的减少,而这样的多元性正是生物黑客所需要回归的本质.我们抛弃那些大众的错误观念:科学研究需要大学,政府和财团的实验室投入上百万的美刀才能完成.我们断言探究未知领域的权利就像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一样是基本的权利.我们不是指需要大量人力财力投入的”大科学”,而是指个人和小社区能够通过hacking完成的”小科学”,我们拒绝看到它灭绝.

自由的探索需要工具,自由的探索需要无拘无束的访问那些工具.作为工程师,我们开发低成本的实验室设备足以让公民可以支付的起.作为政治参与者,我们支持开放的杂志,开放的合作和开放的访问公共的研究资源,我们反对那些给拥有研究设备或者私人的自由探索权利贴上犯罪标签的法律.

或许科学家和工程师参与政治世界的活动看起来很陌生 — 但生物黑客必须这么做.由于”无知”和它的邪恶的双胞胎兄弟—从被掠食者和掠食者的科学研究中发现的”恐惧”,制定法律的人希望尽力减少个体的自由探索.如果我们能成功组织前者,我们就能驱散后者.作为生物黑客,我们的责任是作为科学的使者去创造新的领域,这些领域是我们认识的科学家没有触及的.如果我们打算把无知和恐惧都一次性驱散回黑暗之中,我们必须不仅仅关注对研究直接价值的方面,也要关注我们的方 ** 和动机方面的价值.

我们生物黑客献身于制造所有人都能得到用于科学研究的工具.我们正在构建方 ** ,通信,自动化和公共知识领域的架构.

当生物黑客们在实验中遇到问题,我们不会等着其他人来解决.在好奇心和科学方法武装下,我们兴奋的整个晚上用公式来假设和寻找答案.我们会公布所有的草案和设备的设计,分享我们的经验,我们团契中的生物黑客可以学习和扩展我们的方法,就像重新产生了另外一次实验去验证有效性一样.Eric hughes所言,”我们的工作是让全世界都能自由的使用.我们不在乎你不赞同我们的研究题目.”.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像电子朋克那样渗透到诸多黑客社区的革命.

生物黑客对于限制独立的研究感到悲伤,因为这是最基本的人类权利.好奇心并不在乎种族,性别,年龄或者经济情况,但是好奇心总是不断的创造出新的赚钱机会,我们会把技术门槛打破.一个生活在洛杉矶南区的13岁的小家伙有和大学教授一样的权利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如果温度循环器的价格对于每一个有兴趣的人太贵,那我们会设计一个更便宜的然后教人们如何去自己制造.

生物黑客对他们的研究负责.我们时刻提醒自己那些有趣的研究主题都关乎值得尊重的活的有机体,我们敏锐的察觉到我们的研究对它们会有潜在的影响.但我们拒绝像家长式作风般地对未知领域的恐惧所产生的草率的预防警告原则.我们的工作是对社区的改造 — 包括我们的社区,你们的社区和那些素未谋面的生物黑客社区.我们欢迎任何提问,我们渴望你能够去探索那些你想要知道答案的领域.

生物黑客致力于创造一个每个人都能够明白的世界.来吧,让我们一起研究吧.”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5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Kico的头像-源码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