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消失的黑客杂志

随着《黑客防线》电子杂志于2015年6月停刊,伴随中国第一代黑客成长的出版物正式走出历史舞台。这些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黑客杂志大多已被搁置,但黑客精神仍以其他形式延续。

《黑客防线》、《黑客x档案》和《黑客手册》是黑客圈中最早的杂志之一。他们引导第一代黑客在黑暗中一步步探索。他们还首先向公众带来了一批现在在安全圈熟悉的名字冰河、洗剑和严肃的雪。

黑客杂志的辉煌时期是2001年至2005年,也是中国出版业的巅峰时期。文化氛围相对宽松,互联网尚未普及,纸质印刷品相对便宜。可以说,黑客杂志是中国许多早期黑客可以接触到的第一手学习材料。

我们为什么要回顾这三本杂志?就像余弦评论这类杂志是中国黑客历史的瑰宝一样,如果你想真正了解中国黑客文化的传播和发展,这三本杂志的故事无论如何都是不可避免的。

故事的开头。

1999年,经历过三本杂志出版的媒体人土豆也是《家庭实用电脑世界》的编辑。当时他负责《黑客防线》的布局,也就是《黑客防线》的前身。日常工作很容易。你只需要摘录和排版现有的文章。当时这本杂志是月刊,价格十元,销量相当平淡。2001年,《黑客防线》独立发表。一个月后,bbs也上线了。

当时,Coolfire的八篇经典文章已经开启了鸿蒙,Goodwell成立的绿色兵团也经历了最辉煌的时期。中国第一代黑客正在书写一篇全新的文化篇章。

与此同时,riusksk和江金涛仍在学校学习。他们对黑客行业一无所知,更不用说他们的生活将与这些杂志有什么关系了。

《黑客防线》:被杂志改变的生活。

和很多人一样,riusksk在学生时代第一次接触到黑客文化。当时,他在福建的一所大学学习医学。毫不奇怪,他会穿着白大褂闻着医院里的消毒剂。然而,在他无意中看到网络小说《指尖的黑客》后,他被英雄的黑客技术所吸引。他转向虚拟世界,开始学习代码,发现网络漏洞。

当被问及他为什么想成为黑客时,Riusksk尴尬地笑了:也许我只是觉得虚拟世界里创造的感觉很美,原因是那么简单。

起初,他只能在图书馆里寻找技术书籍来学习。当他看到他不懂的内容时,他上网搜索信息。后来,当他有了一定的技能时,他逃课借用同学的电脑研究代码为黑客防线提供贡献。至于阅读,只要分数通过。

慢慢地,他可以依靠黑客防线的稿费来解决他的生活费用。当时,稿费并不高。一篇普通的文章大约有200或300篇。如果他写了数万字,他可能会得到近1000元。这对学生来说就足够了。丽莎用这笔钱在大学里买了一台电脑,还买了一本关于信息安全的书继续深造。大三时,他毅然决定转行。

毕业那年,他参加了微软杯exploitme调试技术大赛,获得二等奖。去北京参加颁奖典礼后,第一件事就是被当时《黑客防线》的编辑矫若龙带去参观《黑客防线》办公室。

《黑客防线》编辑部的办公室很小,环境相对狭窄。角落里堆着一堆电脑。电脑上的标签上写着系统环境用于软件,书架上摆满了每一期杂志。

毕业前夕,riusksk受到腾讯面试的邀请。《黑客防线》提前向他支付了稿费,让他去深圳参加面试。从那以后,他开始在腾讯扎根,直到现在。

值得一提的是,riusksk离开北京后,下一期《黑客防线》的导言是他参加腾讯面试的故事。对此,他一直很感激《黑客防线》。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本杂志改变了我的生活。

黑客x档案:一群黑客的坚持。

2001年,土豆离开了当时的《家庭实用电脑世界》,也就是《黑客防线》的前身,加入了一本书杂志。因为老板的想法:黑客杂志很新鲜,很有趣,另一本黑客杂志《黑客x档案》诞生了。

与《黑客防线》的高端技术路线相比,《黑客x档案》采用了差异化路线。他们专注于小白用户。这篇文章的内容很容易理解。这是许多大学生喜欢看的入门书。

为了节省成本,X档案编辑部在地下室租了一间办公室。天气很冷,看不见光,人多,车站少,很拥挤。他们每次出版前都要加班。出版商土豆经常和每个人睡在编辑部。

随后,X档案建立了官方网站。官方网站的前身是圈子里的iceyes自己建的一个小站>caiker.net。当时只有几个朋友在里面玩。一天,土豆和一群人讨论后,决定将>caiker.net转换为X档案官方网站。后来注册用户超过10万,在线用户最多近5000人。

iceyes不仅将自己的小站转移到黑客x档案,而且与杂志作者空气(网站ID)承担网站的主要工作,他负责在线、数据迁移、空气负责网站空气运行和维护。这群作者和编辑以自己的热情管理着繁琐的日常工作,除了日常杂志的稿费外,没有收到任何其他文件。除了日常的编辑工作,杂志的运作还必须面对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当时,与今天相比,黑客圈仍处于半地下状态。圈子里好坏参半。土豆经常接到一些电话,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当作者问什么样的压力时,土豆只是叹了口气,说它太敏感了。

2003年后,纸质媒体衰落,互联网开始兴起。杂志的利润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困难。可以想象,在如此严峻的形式下,很难坚持做如此敏感的网站和杂志的态度。

当时,人们经常他们做技术培训,轻松赚钱。《x档案》联合创刊人python(笔名)表示,在这样一个时代,黑客文化刚刚萌芽,地下交易应运而生。一批黑客教学网站和组织疯狂出现,到处都是学会一个小时拿shell,马上有人来找你收shell的课程。

他们听到了,看到了,没有之所动。

与此同时,也发生了一件对黑客x档案有重大影响的事情。当央视法制新闻记者卧底在线黑产品时,他无意中在犯罪分子家中拍摄了黑客x档案。突然,这本黑客杂志的销量达到了4万多本。

这样的结果不是土豆想看到的,虽然土豆和编辑坚持黑客x档案不走弯路,试图平衡技术和道德,但仍然不能避免有人使用技术邪恶,土豆说:技术是一种工具,如何使用工具依靠自己,他可以成为伤害工具,也可以成为救援工具。

《黑客手册》:买光盘送杂志。

2004年,土豆离开了《黑客x档案》,开始创办《非安全黑客手册》(nohack)。当被问及名字中为什么有no这个词时,土豆说no代表了一种态度,一种不被妖魔化、勇于说no、不为恶的黑客精神,也是一种希望捍卫真正意义上的黑客,永不向世俗目光妥协的态度。

《黑客手册》定位于《黑客x档案》和《黑客防线》之间。主要贡献者是学生。sobug的创始人姜金涛(冷艳)是当时的作者之一。他说第一次看到《黑客手册》的时候很惊讶,但是有这样卖杂志的。

后来才知道杂志没有杂志号是不能出版的,只能灵活,因为每期杂志都有光盘,所以《黑客手册》就是买光盘送杂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6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源码客的头像-源码客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